向基层“微腐败”说不

12月3日晚8点,由巴州区委、区政府主办,巴州区纪委监委、区委组织部、区委宣传部、区融媒体中心共同承办的巴州区2019年“阳光问廉”全媒体直播节目开播。

本期“阳光问廉”主题为“拷问初心使命 砥砺责任担当”,节目围绕损害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群众获得感,挥霍基层群众信任的基层“微腐败”展开问廉互动。直播现场通过播放短片,指名道姓曝光了巴州区部分乡、镇、村工作人员的“微腐败”行为,现场拷问“被问廉”责任人,问原因、询症结,以实际行动推动问题整改。节目中,由巴州区“阳光问廉”群众监督员储备库随机抽选的40名群众监督员组成问廉代表团,对被问廉责任人的答复情况进行现场表决测评。

整个节目持续近两个小时,现场气氛紧张热烈,主持人犀利的发问既让被询问对象红脸出汗,也很好地警示教育了现场干部。观看节目的干部表示,将进一步转变工作作风,改进工作方法,坚决向基层“微腐败”说不,真正为群众办好事服好务。

问廉-2_看图王

 

村支书无利不贪 基层微腐败堪忧

据一份《巴州区大罗镇专项资金拨款审批单》显示,2015年,巴州区发改委给大罗镇元庵村下拨10万元暴雨洪涝灾害救灾应急补助资金。

随后,元庵村两委与本镇施工老板张建聪达成整治村社道路的协议。然而,对于这10万元整治道路的专项资金,时任大罗镇元庵村村支书付卫东却有新安排。

“当时有村支书、村主任、村文书和我4个人在场,对于这10万块钱,大家商量后决定拿6万块钱做事,剩下4万块钱用于其他开支。”张建聪称。

原来,时任大罗镇财政所所长朱以彬系元庵村包村干部,为感谢其争取到这笔10万元补助资金,付卫东便给了朱以彬2万元“辛苦费”。剩余的2万元中1万元由付卫东缴纳整治工程税费6000多元,剩下3000多元用于个人日常开支;另外1万元则作为元庵村3个村干部的辛苦费。

“付卫东说他分3400元,我和村文书各分3300元,但这个钱到了付卫东手里后他却一直没有给我们分。”时任大罗镇元庵村村主任周正明称,正因为如此,他和付卫东产生了矛盾。

付卫东不仅没有向村主任和村文书分“辛苦费”,还将手伸向了施工老板张建聪。

“施工中,付卫东找到我,说有些开支村上无法报账,全是他自己垫支的,找我借8000块钱,说白了就是要。”张建聪称,这笔钱给了后,付卫东再一次问他要钱,他又给了付卫东5000元。

付卫东的恶劣行径最终东窗事发。在直播现场,对于主持人的发问,付卫东满脸通红,神情紧张,说话语无伦次,最终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行为。

随后,大罗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田刚作了表态发言,称全镇干部职工将以此为戒,举一反三,以身作则,锻造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干部队伍,让此类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问廉观察

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少数基层干部心中无戒、目无法纪、“任性”用权,这场因“分赃不均”引起的“窝里斗”闹剧,让公众窥见了“腐败合伙人”的丑陋面目,也看到了腐败问题的复杂性、严重性和隐蔽性。

“针大的窟窿,斗大的风,故要防微杜渐”。基层“微腐败”看似微小,但影响恶劣,直接影响党和政府的公信力,相对于只能隔着屏幕看到的“大老虎”,群众对眼前嗡嗡乱飞的“苍蝇”的憎恶更为真切。必须不断强化对“微权力”的约束,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同时,对“微腐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持续形成震慑,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努力营造“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良好政治生态。

问廉-3_看图王

 

移花接木编项目 套取财政补助金

据四川省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工程建设计划表显示,2015年,鼎山镇康家坝村获得12万元易地扶贫搬迁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搬迁群众必要的生活设施和基本的生产设施建设。

根据资金安排,康家坝村两委将12万元其中40%兑现给了刘映雄、康泽、廖聪才、廖兰清4户村民。然而,经过调查,这4户村民均不符合易地扶贫搬迁条件。

“主要是把钱套出来用于村上其他开支,通过这4户,一共套取了4.8万元。”鼎山镇康家坝村文书颜齐军称。

除了违规纳入易地扶贫搬迁对象并套取4.8万元资金以外,康家坝村还打起了剩余7.2万元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资金的主意。

据调查,巴州区水利局2015年在整治康家坝村马观桥水库时,将水库附近100米的道路进行了硬化。康家坝村两委为套取资金便移花接木,把水利局已经硬化的道路,报进了康家坝村易地扶贫搬迁村道公路工程项目里。就这样,村两委把之前马观桥水库道路硬化的资料改成了易地扶贫搬迁村道公路工程项目,编造出来的项目最终成功套取资金7万多元,用于村上其他开支。

在直播现场,巴州区发改局局长唐忆戏称“发改局被骗了”,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干部的责任担当问题,一些干部工作中只听汇报、看资料,没有真正到实地调研,最终让移花接木的项目蒙混过关。接下来,巴州区发改局将对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进行详细审查,确保财政资金真正花在刀刃上。

问廉观察

一些村干部法纪意识淡薄,心无敬畏、行无规矩,将财政专项资金视为“唐僧肉”,对其“动手脚”“玩猫腻”;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本应严格履行监管职责,但是验收“走过场”,流于形式,竟将“移花接木”的项目验收为合格,“监管者”变成了“稻草人”,形同虚设。

层层把关,层层失守,这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祟造成的,深层次原因是责任意识严重缺失。要防止“走过场、做虚功”,须找准症结、对症下药,立行立改,动真碰硬,责任和担当,一点也马虎不得,不然挨了鞭子过河,显得特别被动。


“加急”文件束之高阁 两次被通报后仍在“观望”

今年10月,巴州区道地巴药产业推进小组办公室印发《巴州区2019年冬—2020年春道地药材种植推进方案》,给各乡镇分别下达巴药新植任务,其中,关渡乡新植巴药任务为1000亩。

据关渡乡收文登记簿显示:“10月16日,关渡乡收到了《巴州区2019年冬—2020年春道地药材种植推进方案》”,然而就是这份紧急程度为加急的文件,在关渡乡乡长谷峰签署意见后,便再无分管领导的签署意见。

由于中药材种植有较强的季节性,这份《推进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11月30日前完成枳壳种植,2019年11月10日前完成白芍种植。”然而,关渡乡乡、村两级干部至今都不清楚,巴药种植任务时间完成节点。

那么,关渡乡在推动巴药产业的过程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记者调查后发现,10月16日收到文件当天,关渡乡就召开了全乡巴药种植动员大会,但并没有给各村分配具体的种植任务,因此村干部们也就静静等待着乡上新的安排。

10月22日至22日,巴州区目标绩效办、区农业农村局、区巴药局组成督查组,对各乡镇道地药材种植推进情况进行了第一轮督查,关渡乡由于推进迟缓,被全区通报。

此次通报后,关渡乡分管领导信誓旦旦要“下大力气抓”,结果却并没有起到作用。11月7日至8日,巴州区道地药材督查组对全区道地药材进行了第二阶段督查,关渡乡因进度迟缓再次被全区通报。

被全区两次通报之后,眼看全乡巴药新植工作迟迟不见动静,关渡乡党委政府终于坐不住了,于11月19日又召开了一个全乡巴药任务分解会。此次会议才安排部署了全乡巴药发展目标及各村种植任务。

然而,此时距离种植任务时限已经逾期了10天。由于一步慢,导致步步落后,最终造成了关渡乡新植完成数几乎为零的结局。

在直播现场,对巴药推进迟缓的症结,关渡乡党委书记谢飞称,主要是乡、村两级干部当“甩手掌柜”,未深入研究资金如何解决、机制如何建立等具体问题。在表态发言中,谢飞称,目前全乡已完成200亩枳壳栽植任务,200亩白芍也正在积极栽植中。

问廉观察

千招万招,不抓落实就是虚招;千条万条,不抓落实就是白条。一些党员干部在工作中满足于“守摊摊”“不出错”,对上级部署的任务,决心在嘴上、行动在会上、落实在纸上,作风散漫、庸碌懒政,成了“光说不练的假把式”,绘就的蓝图也化为“镜中花、水中月”。

比认识更重要的是决心,比方法更重要的是落实。只有砥砺“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强固“乱云飞渡仍从容”的定力,笃定“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拿出真抓的实劲、敢抓的狠劲、常抓的韧劲,久久为功、善作善成,宏伟蓝图方能化为现实美景。


“午托”乱象丛生 多部门现场表态“严查”

近年来,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因为工作繁忙,中午不能接送孩子上下学,成为众多家长的一块心病。午托班的应运而生,帮助很多家庭解决了这个问题。

然而近日,记者以给孩子报班为由,随机暗访了巴城多家午托机构,发现了诸多问题。在一家名为“学而优托管”的午托机构入口,小摊贩在售卖着各种五毛、一元的小零食,墙上还悬挂着“出售香烟”的招牌,周围则是围满了刚刚放学的小学生,生意十分火爆。还有一个举着“景程”托管接送牌的老师,带着一群回托管中心的孩子,一起在买小零食。

调查中记者发现,这些午托班大部分设在各个学校附近老旧小区内,且大多午托机构没有安装监控设备,门口也没有保安或者老师。在一家午托机构,记者毫无阻碍地就进入到了房间内,该托管机构为三居室,卧室改装成教室。时至中午放学,两名没有穿工作服、戴工作帽和口罩的中年妇女正在厨房里炒菜,菜品直接摆放在教室,没有遮盖。

记者了解到,一些午托机构部分工作人员没有办理健康证,午托机构也没有建立留餐制度,甚至连一个消毒柜都没有,不管是水杯,还是餐具,都是直接裸露摆放,食品卫生状况十分堪忧。

吃得不放心,住宿条件也同样令人担忧。在一家午托机构,一个10多平方米的房间内,左右两边塞进了大概10多张上下床,有的床挨着床,中间没有任何空隙,有的床之间虽有空隙却很狭窄,只能供一人通行。非常拥挤。由于场地狭小,有的午托机构还用上了抽屉式的折叠床。

当然,最令人担心的还是午托机构的消防安全。在记者走访的多家午托机构中,大多没有完备的消防设施,安全通道狭小,个别午托机构甚至连灭火器都没有。

那么,午托机构应该办理什么证件?合格的午托机构标准是什么?

在直播现场,巴州区教科体局局长彭冠华称,虽然目前午托机构还没有相关标准,但接下来他们将联合市场监管、卫健等部门开展托幼机构专项整治,对“黑机构”坚决予以取缔。

巴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人称,他们将主动作为、主动出击、主动担当,对托幼机构及校园周边市场秩序进行规范,尤其是对售卖5毛食品的小摊贩进行打击。

巴州区卫健局局长吴松称,节目结束后,他们将对托幼机构环境卫生情况及从业人员健康资质进行检查,对违规机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巴州区消防救援大队负责人称,从消防层面讲,住宅开设托幼机构是不允许的,因为存在极大安全隐患,接下来他们将开展专项清查,对违规机构坚决予以打击。

问廉观察

“午托”行业的红火折射出时代发展过程中人民群众新的需要不断增长,而监管的缺失则反映出有关职能部门使命担当的主动性严重不足。你不愿担当,我不想作为,“谁都能管”却“谁都没管”,那么谁又来为孩子的安全保驾护航,谁又来为群众的困扰分忧解难呢?

“为人民谋幸福”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共产党人的一份责任,只有永远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将“群众利益无小事”贯穿我们工作始终,站在群众的角度思考问题,想其所想、急其所急,主动在为民服务上动真格、办实事,才能真正地无愧于历史和人民。

巴中广播电视报记者 黄家锐)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