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货车超载“疯狂” 南江“组合拳”整治

南江,由于地处川陕大通道,再加之矿产资源丰富,境内交通要道上,每天众多大货车穿梭往来。在南江境内道路上,每天超载运输的大货车同样众多,这样的情况已存在多年。由于这些超载大货车的碾压,部分道路破损严重,而一些大货车不仅超载,为了逃避处罚,他们强行冲岗、遮挡号牌……针对大货车超载的交通违法行为,南江公安交警与交通运输等部门出“重拳”进行整治。

06-1_看图王


超载货车每天数百台次

普遍超载30%以上

2013年9月22日,南江县下两镇实验幼儿园门口的一场惨剧,让下两场镇一些亲眼目睹的居民至今后怕——当天中午12时许,一辆满载黄豆的货车失控,冲向了幼儿及接孩子的家长,并发生侧翻,造成一名6岁的学生及其母亲当场死亡,另有6名学生和5名成年人受伤。

而该事故的事发路段是下长坡,更为致命的是这辆肇事车辆核载1.99吨,实载却达到了11吨,属于严重超载。

由于南江县境内矿产及建材资源丰富,再加之境内几条主干道连接川陕两省,境内往来穿梭的大货车众多。而受利益驱使,大货车超载现象十分突出。“以前一般情况下,每天超载的大货车基本上有一两百台次。”南江县公安交警大队沙河中队中队长罗敬琪告诉记者。由于S101线及S202线均经过沙河,交警沙河中队及路政面临大货车超载的挑战尤为严峻。

而在距离沙河镇60多公里的交警关路中队,同样面临着这样的情况。“每天的超载大货车大概有一百多台次。”据南江县公安交警大队关路中队中队长蔡军介绍,由于关路乡以北的赶场镇、红岩乡境内有几个大砂石场,因此这些大货车超载的基本上都是砂石,“这些砂石运出来后经关路、下两,然后运往巴中方向。”

据南江交警介绍,这些超载货车大部分超载达到30%以上,“根据我们之前查获的情况,超载最多的是一辆核载30吨的大货车,实际装载了100多吨。”蔡军说。


超载大货车损毁道路

胆大驾驶员夜间冲岗

据南江交警介绍,这些超载大货车都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夜间运输。“以前大货车超载运输经过我们辖区大都是在凌晨两点过后。”蔡军告诉记者。

为了逃避交警、路政的检查,一些超载大货车驾驶员在运输过程中做出种种违法行为。

“在我们设卡检查时,有的大货车不听招呼,强行冲岗。”罗敬琪说。今年5月15日晚,南江县交警大队会同县路政部门,组织警力在原S101线省道复线开展大货车超限超载、打非治违整治行动。在执法过程中,有5台超载大货车强行冲岗。

除了强行冲岗,还有一些超载大货车驾驶员故意遮挡号牌、加高货箱对车辆进行改装。

超载大货车让道路沿线的一些居民深恶痛绝,“好好的公路,被那些超载大货车碾压得稀烂,小车在路上行驶就像在‘跳舞’,颠簸得很,而且灰尘也大。”南江县关路乡居民王家俊说,为了抑制扬尘,每次大货车从门前公路上经过后,他都要端一盆水泼到路面上。

而由于南江县地处大巴山腹地,山高坡陡,沟深谷狭,尤其是进入冬季后,山区公路乃至高速公路,都会被积雪和暗冰覆盖,因此超载大货车也不时发生事故。


交管部门“组合拳”整治

大货车超载行为被扼制

为了彻底扼制大货车超载等交通违法行为,今年以来,南江县公安交警、交通运输等部门紧盯超载货车,采取多种措施予以整治。

今年7月24日,南江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组织召开全县货车违法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约谈会,由县安监局、县交通局、县发改局、县经信局、县运管局、路政大队及交警大队等相关单位人员及被约谈10家运输企业负责人参加会议。会议对南江货车“双超治理”的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说明,要求各运输企业加强源头自我监管,全力配合治超工作。

在大货车超载治理行动中,南江县交警大队依托道安办政府平台,进一步巩固和深化货车超限超载治理工作举措,严格执行“GB1589-2016”明确的全国统一轴型认定标准,堵塞监管漏洞;联合交通运管、路政等执法部门加大对超限超载货车的查处力度;依托货运车辆超限超载检测站,坚决落实“一超四罚”、坚决整治“百吨王”和曝光典型案例。为从源头上堵住超载行为,南江交警、交通运输部门对辖区货运场站、物流园区、砂石厂等装载源头开展突击检查,同时对照“货运源头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重点检查出口计重检测设施安装使用、出口监管措施落实等情况,督促严格落实源头监管责任。

“针对超载大货车多在夜间运输的情况,我们现在是24小时设卡执勤,与路政一起对超载货车进行查处。”蔡军告诉记者。

针对超载大货车的种种违法行为,南江县公安交警大队大队长刘源表示,南江交警坚持“零容忍”原则进行整治,“我们充分利用智慧监管平台,通过视频巡查与重点区域定点整治相结合的方式,对行驶中的各类运输车辆线路进行跟踪,深入开展专项整治、定点打击不按规定时间上路、污损、遮挡号牌、闯红灯、超载冲岗等交通违法行为。”

通过“重拳”整治,近几个月以来,南江县境内大货车超载的情况很少了。“通过整治,这几个月从我们辖区内通行的大货车都‘规矩’了,超载的现象基本上没有了。”蔡军告诉记者。

(巴中广播电视报记者 魏文明)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