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个日夜,终于等到你

2015年,一部关于打拐的电影《失孤》激起了无数经历丧子之痛家庭的伤痕,刘德华扮演的安徽农民雷泽宽两岁儿子的雷达丢了,雷泽宽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寻子之路,令人唏嘘。

巴中,同样是儿子被拐,苟秀林和丈夫杨永生的寻子路则足足走了20年之久。

漫长的寻子经历,痛苦而令人绝望。但欣慰的是,他们那一直不愿拆的土墙房终于迎来了20年前在这里降生的生命。


07-1


不愿回想的痛:

我的日历里从此没有“3月15日”

20年,足够一个生命长大成人,也足够一段记忆支离破碎。对家住巴州区平梁镇的苟秀林来说,从2000年开始,她就始终不愿看到日历上的“3月15日”,因为20年前的那个3月15日发生的一件事,让这个数字在她的生命中暗如黑夜。

2000年3月15日上午,苟秀林和丈夫如往常一样,在巴城半边街一农贸市场的菜摊前忙碌着生意。4岁大的儿子毅娃和三岁的侄儿林娃,在离摊位不远的地方一起玩耍。

临近午饭时间,当苟秀林忙完后,转身看向两个孩子时常玩耍的那个地方时,毅娃和林娃却没了踪影。

在苟秀林的记忆里,两个孩子非常听话,从来不会乱跑。有时候他们临时要离开摊位时,儿子还会回来守着摊位。

苟秀林和弟弟放下手中的生意,找遍了整个市场,却不见两个孩子踪影。随后,他们联系家人以菜市场为中心,扩大了寻找范围。想到可能是两个孩子跑出去玩了,他们特意留下一个人在摊位前守着,以防孩子回来找不到人。

但直到夜幕降临,出去寻找的家人都回来了,两个孩子也始终没有回来。

当晚,流干眼泪的苟秀林终于愿意相信孩子有可能被拐了,选择了报警。

警方通过多方寻找,但依然没有一点关于两个孩子的线索。

失去孩子之后,苟秀林心里一直担心着孩子的生命安全。“万一被坏人致残,然后去乞讨怎么办哦?”这种担忧没有一刻从她脑海里消失过。

从那时起,苟秀林每年都会将日历上的“3月15日”提前撕掉。


艰难寻子路:

儿子,你在哪里?

虽然一直没有儿子的线索,但苟秀林一家从未放弃过寻找。“只要听说哪里有个人贩子窝窝,这些旮旮角角我们都是钻遍了的。”毅娃父亲杨永生告诉记者,电视寻人、广播寻人、印传单、粘小广告,能用的方法他们都试过了,走到哪里,寻人信息就发到哪里。

一年、两年、十年,寻找两个丢失的孩子,成了这个家庭的头等大事。

直到2011年,办案民警带给他们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

办案民警通过多年侦查,在福建找到了当年被拐的苟秀林的侄儿林娃。

林娃回来那一天,他们一大家子是特意包车去江油接的他。

11年了,终于见着侄儿林娃,一家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里。然而,对苟秀林来说,侄儿回来了,可自己的儿子毅娃仍然杳无音讯,她心更痛。

可苟秀林转念一想,既然当年两个孩子是同时消失的,那么,他们会不会被同一个人拐卖到了同一个地方呢?于是,她找到了侄儿的养父母,打听有关毅娃的情况。

侄儿的养父母告诉她,当年的确有一个四岁大的男孩和林娃被人一块儿带到了他们家。可当时他们只收留了林娃,至于那个男孩是不是毅娃,后来又被带到了哪儿,他们也不清楚。

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一次被浇灭。


终于等到你:

这一天他们等了7000个日夜

2019年1月,在家中忙碌准备年货的苟秀林和杨永强做梦都没有想到,被“人贩子”拐走将近20年的儿子回到了他们身边。

2011年,巴州区公安分局采集了苟秀林夫妇的血样,录入到全国被拐卖儿童DNA数据库,同时多次飞赴福建省区域内开展调查工作,并对有疑嫌的海量对象开展DNA筛查对比。由于时间久远,再加上筛查中的巨大工作量,案件没有任何实际性进展。

功夫不负有心人,案件终于在2018年8月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公安部下发被拐儿童DNA比对成功的对象里,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的21岁青年“小苏”与苟秀林夫妇有亲缘关系。

紧接着,民警立刻对“小苏”的身份信息进行核实。经查,“小苏”名叫苏某强,此时身在菲律宾,民警暂时无法与他取得联系。随后,民警找到了苏某强的父亲苏才德。

苏才德说,儿子从小乖巧懂事,如今在菲律宾当会计,为了培养苏某强,他付出了不少心血。然而,当民警向他确证苏某强身世的时候,他却坚持声称苏某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经过民警多次给苏才德做工作,半个月后,他最终承认,苏某强是4岁的时候被一个男人带到他家的。

经过一番思索后,他最终同意让孩子回家看看,见见自己的血缘亲人。

“妈,你孙子今晚要回来,快过我们家来。”“给我送四件礼花。”2019年1月18日,离家20年的儿子终于要回来了,苟秀林一家兴奋不已,忙上忙下等待着儿子回家。

当晚9点13分,被“人贩子”拐走将近20年的儿子在巴州区公安分局民警护送下,回到了家中。20年的失子之痛及漫长的寻找,在相聚的一刻,夫妇两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抱着儿子久久不愿松开。

重逢的喜悦让这个夜晚分外温暖,那四件特意为儿子回家准备的礼花在夜空中绚烂绽放。苟秀林紧握着儿子的手,她说,这是她们家20年里第一次放礼花,这也是她20年里看过的最美丽的礼花。

苟秀林说,看着儿子长大了,成人了,生活幸福,工作顺利,她十分感激苏家对儿子的养育之恩。而苏家父亲也声称,无论儿子如何选择,他都会尊重儿子的意愿。

                                                                 (巴中新报记者  黄家锐)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