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17年,不想放下的“拐棍”

在大巴山深处的南江县赶场镇,活跃着一支由当地退休老干部组成的特殊队伍,常年穿行于农家院落和田间地头,以身边人和事为素材,用快板、金钱板、花鼓、小品、表演唱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义务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弘扬传统美德,普及科普知识。

由于队伍人员年事已高,大多拄着拐棍,人们便习惯称呼他们“拐棍宣传队”。

17年来,他们自编节目132个,辗转通江、南江、巴州城乡,行程4万余公里,演出576场次。

08-5


“忆红塔”旁,42天排练第一场演出

“拐棍宣传队把党的政策宣传到农家院户,宣传到田间地头,我们感觉特别亲切,心情也特别舒畅。”赶场镇西坝村69岁村民杨家荣现场观看演出后,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

让杨家荣没想到的是,这些让他们心情舒畅的表演者们,年纪最小的都比他足足大了6岁有余。

近年来,南江县农村青壮年大量外出务工,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他们的文化程度相对偏低,接受信息能力有限,且农村信息闭塞,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十分必要而紧迫。

“党培养了我,我就要终生为党服务。”2002年4月,南江县人大退休老干部王家舜牵头组建了以13名退休的党员干部、党员教师为骨干的老年文艺宣传队。

队长王家舜告诉记者,拐棍宣传队从组建那天起,就要求自愿加入的成员必须有收入来源、有空闲时间、有健康身体、有文艺素养,思想觉悟较高,掌握政策透彻,熟悉农村风俗,有较高威望又不计演出报酬。队伍组建起了,演出的节目却一个都没有。

明江河绕赶场镇场镇而过。王家舜在职的时候,为缅怀红军先烈,在明江河畔修建了忆红塔。文艺队伍组建后,他们便在忆红塔旁边一件简陋的屋子里用42天的时间创作编排出他们第一场演出的十个节目。

“八仙讲法、夸家乡、拐棍进农家……”队长王家舜现在依然记得他们队伍第一场在西坝村演出的每一个节目和场景,由于大家都不是专业表演出身,而且以前大都是干部,上台前多多少少放不下脸面。

演出后,群众的叫好声终于让他们放下心里的疑虑。“42天的付出有了收获,哪个心里不高兴呢?”今年83岁的朱以芳回忆,虽然大家都是70多岁的老人了,但自那以后大家都是抢着上台表演。

08-2


举着吊瓶演出,用真情开启“心房”

王家舜介绍,拐棍宣传队演出的目的,在于“爱党亲民献余热,宣传政策助百姓”,在宣传过程中,他们注重质量,努力做到“一个节目就是一堂生动的政治课,一句掏心窝的台词就是开启心房的钥匙”。

他们始终严守“四不”“四个一样”的纪律,即坚持义务宣传不要报酬,生活从简不增加负担,有请必到决不借故推脱,低级趣味节目决不上台表演;出演时城镇农村一样过硬,观众多少一样认真,路途远近一样严谨,条件好坏一样热心。

但是要做到这“两个四”,他们队员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2004年春节后的一天,正值队员罗桂英生日,正当家人团聚举杯同庆之时,她接到了去赤溪乡庙梁村演出的通知,便毅然放下酒杯前往演出;岳大禹一直晕车,每次演出前他都不吃饭,提前吃下晕车药,保证每场参演;2009年,队伍到桥亭乡演出,岳映甫却突发疾病,为了不耽误节目演出,他就举着吊瓶和药前往演出……

“春天迎着和风走,夏天冒着酷暑行,秋天伴着爽气转,冬天踏着霜冻巡。”——这是他们为自己的演出道路编的一段顺口溜。

“虽然辛苦,但是值。”每到一个地方宣讲演出,他们都要统计观众反响。也正是这些反响,才让他们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2006年,赶场镇齐坪村300多名村民观看演出后,普遍反映节目教育意义大,党支部为演出队赠送锦旗——“余势生辉作奉献,义务宣传解疑难”;2008年,关田乡云顶村村民观看演出后,科技意识普遍增强,该村320亩玉米全部科学规范栽管,亩产达到489公斤,较上年净增产131公斤;2009年,赶场镇白马村村民观看演出后,干群悟性普遍增强,歪风邪气得到了有效遏制,在村里掀起了“科学抓发展,整治环境美家园”的热潮,村容村貌焕燃一新。


难说再见,终须再见

4月2日,淅淅沥沥的雨滴在明江河面激起一圈圈涟漪。

在那间他们创作排练出132个节目的屋子里,82岁的王家舜戴着老花镜,与朱以芳靠窗借着外面的光线,翻看着他们17年来演出的照片。

记者发现,每一张照片都离不开那个代表他们队伍的老物件“拐棍”,朱以芳告诉记者,现在的拐棍已经是他们换的第二批了,第一批拐棍是他们自己在山上找的木棍。

08-4


17年来,由于各种原因,12根拐棍随着使用者的陆续离开,减少到只有现在的7根了。

去年10月29日,他们在红岩乡红寨村进行了一次宣讲演出。演出后,很多老人留下了陪伴他们左右的那支拐棍,为的是“留个念想”。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王家舜用5个夜晚写出的“退队申请”。

在申请最后,王家舜感叹道:“拐棍战斗十七年,几多辛苦几多甜。义演五级历艰辛,参拜三省心坦然。队风好坏君可议,奉献多少众能谈。余生岁月容我静,后来同仁他更全。”

读完这份“退队申请”,王家舜取下老花镜,背过身望向被雨滴激起涟漪的明江河面,悄悄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

巴中新报记者 吴维义)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