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娘竟是别人的“女友”

相亲当晚就在男方家留宿,第二天便索要彩礼,催促结婚。结婚第二天,夫妻俩却扭打着进了派出所,闹着要离婚。

离婚本应进民政局,为何到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新郎才发现,自己的新娘居然是众多男子的女友……

此时,众男子才恍然大悟,“自己都掉进了一个婚骗大坑”,而这个女子背后的同伙却是那些年过六旬的“媒婆们”。


timg (4)

 

天上掉下个“儿媳妇”

老人拿出养老钱当彩礼

家住恩阳区某村的杨某太一直为自己30多岁还未成家的儿子杨某雷操心,无奈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

去年5月的一天,村上一个叫陈某芳的媒人说要给他儿子介绍一门亲,杨某太琢磨着儿子也三十好几了,确实也该成家了,就欣然答应见面相亲。

据杨某太介绍,见面第一天,他和儿子对媒人介绍的这个相亲对象龚某香还算满意。而龚某香也当场表示看得上他们家儿子。

当晚,在媒人的撮合下,龚某香就在杨家住下了。

第二天一早,龚某香就主动提出要与杨某雷结婚,但提出要6万元彩礼。

“我已经60多岁了,因为儿子的婚事而着急,我甘愿把养老钱拿出来。”杨某太看着龚某香与儿子两情相悦,便立刻下了彩礼,希望儿子早日完婚。

三日之后,杨某太将4万元汇到了龚某香的银行账户里,并写下了2万元的彩礼欠条。龚某香在收到彩礼后,给杨家出示了一个彩礼收据,并于当天下午与杨某雷去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

眼看着儿子的事好不容易办完了,杨某太心里的石头也算终于落下了。

谁曾想,第二天,新媳妇竟然说跟儿子过不下去,跑了。

这下他们一家着急了:“这钱也拿了,婚也结了,人却跑了,这算个什么事?”通过打听,他们得知龚某香跑回了“干妈”家,也就是他们这门婚事的介绍人陈某芳家中去了。

随即,他们到陈某芳家中找到了龚某香,并将她带到了恩阳派出所。


结婚第二天就“闪离”

新娘声称受到“家暴”

在派出所,30岁出头、相貌端庄的龚某香说,她之所以要离开杨某雷,是因为她在杨家受到了家暴。

而杨家人却不这样认为,杨某雷根本就没有出手打新媳妇,他们怀疑这只是龚某香的借口。回想起当初龚某香的反常举动,现在看来只是为了骗取他们家的钱财。

但龚某香解释说,她如果是真的骗他钱,她就不会给杨家出示彩礼的收据。

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经恩阳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调查,龚某香的行为确实存在很多可疑之处。

一名陈姓男子告诉记者,龚某香被扭送进派出所之前,曾经是自己的女朋友。

陈先生说,龚某香是村子里一个姓钱的长辈给他介绍的,那天在街上,母亲突然打电话给他,让他赶往镇上一家茶馆相亲,对面坐着的就是龚某香。

陈先生说,他已经是快30岁了,父母为自己的婚事也很着急,看见龚某香长相还行,他觉得这门亲事还靠谱。与杨家一样,当晚,龚某香就在陈家住下了。

陈先生回忆,第二天有4个媒人到他们家,他们家给每个媒人封了200元的见面红包,给龚某香拿了1200元的见面礼。

可是见面礼给了过后,陈先生就慢慢感觉龚某香有些不对劲了。

陈先生说,接触了几天,龚某香在他们家总是待不住,“来了马上就要走,我也不晓得她走哪里去,又没上班。有时候我请假,白天跟她两个在家里耍,等我到厂里上班去了,她也就走了。”陈先生感觉龚某香的心思压根儿就没在他身上。

但让他奇怪的是,三四天过后,龚某香竟主动催促跟他结婚,并索要5万元的彩礼钱。

陈先生感觉事发突然,就一直没有同意给彩礼和领结婚证。

“原来她一直是在骗我,不是真正的耍朋友。”事情至此真相大白:龚某香一边当着杨某雷的新婚妻子,另一边当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女朋友。据警方调查,受骗的还有雷家、李家和吴家。


以相亲的名义行骗

“大众情人”背后有一个“夕阳团”

办案民警介绍,从2018年3月到5月之间,龚某香团伙先后在达州、巴州区、恩阳区等地,共5次以相亲的名义骗取他人钱财,龚某香累计所得15000元。而杨家给的4万元彩礼完全是龚某香独吞了的。


法治


龚某香声称,她第一次婚姻因丈夫的意外身亡结束,第二次婚姻因习惯性流产也遭到了婆家嫌弃。

龚某香说,第二次婚姻失败后,她回老家遇到了陈某芳,也就是后来她一直叫干妈的人。陈某芳告诉她可以暂时在她家住下,然后给他物色一门靠谱的亲事。

很快,陈某芳就开始到处带她去相亲。第一家姓张,龚某香说,她见了张家儿子就觉得这门亲事不大可能。

然而,平日里对自己不薄的干妈陈某芳对她提出了要求:无论哪家必须说喜欢,不能说不喜欢。

谢媒钱和见面钱拿到手后,陈某芳强迫龚某香在张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带上她去了第二家。

在此之后,陈某芳又以相同的方式,带着龚某香去了好几户人家,她对这几户人家都不喜欢,但陈某芳都逼迫她留在家里过夜。

每次相亲后,龚某香和这些所谓的媒人都拿到了钱。就这样,龚某香被自己的干妈带着到处相亲,并让她陪着并不喜欢的男人睡觉。

后来,经过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个团伙一共有4个人。除了龚某香以外,还有她的干妈陈某芳和钱某陆、谭某芳。其中陈某芳、钱某陆、谭某芳都已是花甲之年。

通常情况下,每一次相亲行动,龚某香、陈某芳、钱某陆、谭某芳4个人都会集体出动。

一旦男方看上了眼,当晚龚某香就会在男方家住下,第二天拿了见面钱后,就会催促男方下彩礼、结婚,与此同时,第二家的相亲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因此,龚某香有时候会同时充当几个男人女朋友的角色。甚至最后做了杨家儿子的新娘,她却依然还是陈家儿子的女朋友。

因为涉嫌诈骗,龚某香、陈某芳、钱某陆、谭某芳均被公安机关抓获。

(巴中新报记者 吴维义)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