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巴中天才足球小子,人称“小巴萨”,竟因此陨落……

这些年

虽然国足一直被大家所诟病

但是依然有许多喜欢足球的少年

为了梦想奋斗

通江县就出了一个“小巴萨”

他8岁离开家

独自前往江西学习足球

他就是樊嘉盺

“他从小就喜欢踢足球,瘦瘦的小身板踢起足球来有板有眼。我和他妈妈仔细考虑了一下,决定满足他的心愿,送他去学足球。”樊嘉昕的父亲樊波对记者说,2008年,他们将儿子送到了江西西山文武学校足球班专门学习足球。

樊波是一名客运车司机,向俊波没有正式工作,平日里靠打零工填补家用,夫妻俩收入微薄,98000元的学费倾尽了夫妻俩数年来的全部积蓄。儿子学足球的4年时间,陆陆续续又花费了近20万元,夫妻俩省吃俭用,一年到头都舍不得为自己添一件新衣服。       

2011年

球技优异的樊嘉昕开始崭露头角

入选北京八喜俱乐部

成为了一名正式的签约球员

8年时间一晃而过,樊嘉昕成为了国家注册运动员,效力于中甲北京控股俱乐部燕京一队,担任球队主力后腰,按照计划,2017年春节期间,樊嘉昕踢完2017希腊足球超级联赛后,将签约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

然而

命运却在这时候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今年夏天,在通江休假的樊嘉昕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头晕呕吐,颈椎也痛得厉害,视力也下降了。“儿子说5月起就有这样的现象了,但是参加各类比赛,时间紧任务重,根本没有时间就医。”

7月2日,她坚持带儿子去通江县人民医院做了核磁共振检查。“颅内肿瘤占位!”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樊波和向俊波立即与北京控股俱乐部取得了联系,带着儿子到了北京。

7月18日,俱乐部安排樊嘉昕到北京天坛医院接受了开颅手术。

术后不久,樊嘉昕的病情又恶化了。“头痛、呕吐,反复发烧,视物模糊,一发作起来时常痛得忍不住用头撞墙。”向俊波说,看到曾经阳光帅气的儿子如今饱受病痛的折磨,她和丈夫心痛不已。

这场大病让樊嘉昕的职业运动生涯戛然而止

医生断言他即便是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也不可能重返赛场

儿子年轻力壮,樊波夫妇之前从未操心过他的身体健康,加之以为“那么大的俱乐部,肯定会按照法律规定为员工购买五险一金”,夫妻俩因此并没有为儿子在当地购买城镇居民医疗保险。然而,儿子生病后,他们才得知俱乐部和樊嘉昕等同批次的22名球员签订的合约里,根本没有涉及城镇居民医疗保险

“7月2日确诊,7月18日在北京做了手术。主教练个人捐了3万元,队友们捐了一部分款。

做手术之前,北控俱乐部拿来了一份合约让我们签字,说签完字才能拿到20万元的补偿款。”樊波说,樊嘉昕所属的北控俱乐部得知他罹患重病后,立即拿来了一份解约书,并告诉他们,只有签字之后才能拿到20万元。虽然知道这时候解约对于儿子来说有诸多弊端,但由于急需手术费用,一番思索之后,樊波夫妇疑虑重重地代儿子在解约书上签了字。

一段时间后,樊嘉昕需要进入放疗阶段,这个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根本拿不出来钱,开始在亲友处借钱以及其他方式筹得医疗费用。

“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这样的重病无异于‘死刑’。为了让他重新燃起对生命的希望,我们经常骗他说今天哪个教练又打电话来关心,哪个队友又在发短信问候了。总之,不想让他放弃自己……”樊波哽咽着说。

如今,樊嘉昕即将进入放疗阶段,预计需要花费30万元。“亲友们得知后,都纷纷献出了爱心。左邻右舍甚至素不相识的人也都捐了款,还有后续治疗……但是,我们砸锅卖铁,就算乞讨也要治好我儿子!”向俊波说,她接受《巴中新报》记者的专访,并不是为了博取同情,而是希望各位年轻人要引以为戒,在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约时,一定要关注医疗保险等条款,希望儿子的悲剧不要再重演。

樊波告诉记者

他们已经提起了劳动仲裁

2018年1月8日将在北京开庭审理

希望法律还樊嘉昕一个公道

捍卫他的合法权益

“小巴萨”的明天在哪里?

采访中,樊波夫妇告诉记者,如今,他们在北京的医院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住所,以方便樊嘉昕的化疗及后续治疗。化疗和放疗所带来的痛苦并不比病痛本身轻松,训练场上和赛场上没有流过一滴泪的儿子如今饱受病痛折磨,常常痛不欲生。然而,比起对儿子的牵挂和揪心,北京控股俱乐部不负责任的举动更让他们寒心。

对此,记者咨询了本报法律顾问蒲仕军,他告诉记者,北京控股俱乐部的做法已经涉嫌违法。首先,用人单位与员工形成了雇佣关系,就必须要为员工购买相应的保险;其次,员工在职期间生病后,雇佣方不得与其解除合同;最后,员工生病期间产生的费用,用人单位应该按照相关条款支付。

一颗冉冉升起的球坛新星就此陨落

让人唏嘘不已

明年1月8日的劳动仲裁结果将如何?

樊嘉昕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保障?

治疗费用能否得到妥善解决?

一切只待尘埃落定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