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以为飞来了“金凤凰”,谁知掉下了“硬石头”

“以为飞来了金凤凰,谁知掉下了硬石头”

这是来自回风办事处新华社区居委会三组的村民姜从顺的一句叹息

“这里土壤肥、向阳,在几十年前就被作为棉花种植示范基地,后来相继做过蔬菜基地、玉米种植基地等。种什么出什么,产量高,所以叫‘高产塝’。”

巴中城区出发,穿过西华山隧道,沿着进入盘兴的快速通道上行一公里之后,有一条乡村便道,驱车5分钟后,就进入了原巴州区平梁乡新华社区居委会三组。

站在便道公路向下看,曾经的“高产塝”,如今乱石扎堆,杂草丛生,一片荒芜。而连接南环线和北环线的西环线就在旁边,时不时地有车辆疾驰而过。

“高产塝”为什么不高产了?

“这就要从2011年的一份合同说起了!”

村民李光平激动地说

据李光平介绍

这片一共涉及到22户居民共34.2亩的耕种地

2011年3月2日,村委与承包方签订了承包合同

用于修建木材厂

↓↓↓

(巴山木业板材厂租农户土地协议)

同年4月23日,承包土地的老板又和耕种土地的村民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

协议约定:

1、租用时间为2011年3月-2028年3月。

2、土地租用价格按照田每亩1000斤黄谷、地每亩800斤黄谷的市价折换成现金,每年三月份支付当年租金。

3、合同上还附加了一条:木材加工厂建成运行后,涉及租用土地的居民可以优先应聘在厂打工。

合同签订不久,施工方开始进场平地。

姜从顺的土地第一年按照1100元/亩,第二年按照1200元/亩,第三年按照1300元/亩,第四年按照1400元/亩,都如数收到了租金。

然而,从2015年开始,他们渐渐发现,“金凤凰”的羽毛好像没有之前那样光鲜,他们的美好未来也渐渐失去了色彩……

据当地居民组组长介绍,土地平整过后,除了修建了一条公路以外,这里就再也没有动过工。曾经规划的木材加工厂,7年时间过去了,也不见踪影。村民们前四年如数收到土地租金后,后面再也没有收到过租金,老板也不见踪影

曾经的庄稼地,如今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耕种。村里不少青壮年只好选择外出务工来维持家里的生活,家中几乎都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生活苦不堪言。

承包方:

土地被锁定建不了厂  租金不能付了

曾经的木材加工厂为什么没有建起来?

合同承包期内,为什么不继续支付土地租金?

在社区居委会和村民提供的两份合同中,承包方(乙方)写着“全大中”和“董勇”两个名字。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董勇。

董勇介绍,木材加工厂之所以没有建起来,主要是因为他们承包的土地在规划区内,巴州区盘兴物流园区管委会明令禁止他们修建

董勇称,他只是里面的一个小股东,大股东全大中一直在宁波。土地被锁定的时候,还没有成立盘兴管委会,当时只在物流园有一个临时指挥部。土地被锁定之后,临时指挥部让他们暂时垫付村民租金,在用地时给予他们补偿。在垫付三年之后,他们资金不足,不能再垫付租金了。

“该盘兴管委会来理料这个事情了。”电话中,董勇说。

盘兴物流园区管委会:

该厂手续不齐 不能建厂

随后,记者采访了巴州区盘兴物流园区管委会工会主席朱敏。

朱敏介绍,全大中和董勇拟建的巴山木业板材厂没有任何正规手续,只是以前的平梁乡政府盖了个章,表示同意全大中等人在平梁建修板材厂,而有关国土、规划、征地的手续都没有。采访中,董勇也承认,建厂初期,他们的相关手续并不齐全。

针对董勇谈到的土地锁定,朱敏介绍,当时是对土地进行了锁定,因为该片土地在盘兴的“规划红线内”。而按照这片土地的规划用途,并不是用来修建家具厂,所以,这个木材加工厂不能在这一片修建。

而有关村民土地租金的问题,朱敏表示,盘兴物流园区管委会与村民协调过多次,建议他们走司法程序解除合同。同时,也试图找承包方协调,但因为承包者一直在外面不能到场,所以该问题一直不能解决。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