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现形记

很多人在面对利益时

经常把持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总以为是自己运气好了

天上会掉下的“馅饼”砸中你了

但是大多不劳而获的利益

都是坑害人的陷阱

你看

兴文镇想要“发财”的几十人

最后落得钱财空空

2014年,兴文镇突然来了一个看似热情大方、豪到离谱的“富婆”苟丽。

不久,苟丽在江苏为自己的大女儿举办的婚礼,更是彻底让兴文的好友们惊叹:“遇到贵人了”——清一色的保时捷婚车、堆成山的现金、用脸盆装的金银首饰、四层的独栋别墅……

然而,2016年,以投资、开发项目等理由在兴文镇向五十几位好友共计借了1400万元的苟丽突然人间蒸发了……

镇上来了个“富婆”

女儿陪嫁首饰用盆来装

“平时买衣服,吊牌都不看。几千上万的随便买。她小女儿三岁都不到,但苟丽给她买衣服一次就要花一万多块钱。”李梅是巴州区人,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可是像苟丽这样的富婆还是让她感到惊讶。

同样被惊讶到的还有李伟。据李伟介绍,苟丽口袋里的钱就像纸屑一样,放得乱七八糟的,随便拿出来捋捋就是一两万块。随时都拎着一堆钱买东西,一买就是十万块钱的。

2014年,苟丽在江苏为自己的大女儿举办婚礼。苟丽邀请了在兴文认识的十几位好朋友去参加,其中就包括李梅、李伟。而这一趟江苏之行,让李梅、李伟等人彻彻底底相信苟丽是一个资深的“富婆”。

“我们去了十多个人,往返都是坐飞机。在她四层楼的别墅住了十天。她女儿结婚用的车全都是保时捷,排场特别大,陪嫁的金银首饰用盆子来装,现金几十万铺在桌上,像一座用钱堆起来的小山。”当李伟回忆起他们的这趟江苏之行,脸上还洋溢着一种仿佛中了大奖的高兴。

李伟这种中奖的幸运感,今年五十出头的张涛感同身受。张涛表示:“像苟丽这样的豪姐,确实少见。”据张涛介绍,他经常看见苟丽有事没事儿的给他们出示一些汇票,动不动就是上千万,他有一次就无意间看到了苟丽一张金额为八千万的汇票。

除了汇票,以及穿貂皮戴金表,张涛还说,苟丽为人大方,一掷千金,甚至一高兴了,就买几百个苹果手机随便送给朋友们:“一个月苹果手机都要送四五百个出去。凤凰城她买了一个二楼,还买了十几个门面。我当时给她算了,至少是几千万。”

想跟着“贵人”发财 

但拿到1400万的富婆却不见了

“碰到贵人了,碰到大款了。”张涛、李梅等人都觉得,能和苟丽这样名副其实又大方耿直的豪姐做朋友,真是交上了好运。

苟丽不仅自己投资赚钱,还喜欢带着乡亲、朋友们一起发财。李梅说,苟丽时不时会有些项目让大伙儿集资入股,多少随意,按月付给他们高额利息。

“来把我们拉发财了,我们有了富余钱,二三万块钱给她,挣个两三分利息也很正常。”眼瞅着李梅、张涛等人傍着富婆苟丽,每月都有可观的利息入账,更多的人坐不住了。

“第一次给她借了120万。”“我们总共给她借了40几万。”“借了25万,我是扫地的,这个钱是我的拆迁补偿款。”商铺服务员、当地村民、单位职员等几十人都争先恐后把自个儿的钞票交给了苟丽。

就在大家满心欢喜地把钱交给苟丽,想着大赚一笔的时候,苟丽却突然人间蒸发了。

据张涛介绍,2014年他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苟丽没再给他打利息。到2015年,苟丽的电话就打不通了,到后面人也见不到了。

身陷囹圄  却谎称被丈夫所逼

“富婆不见啦,自个儿的钱也没啦,请求警察同志,赶紧抓人吧。”2016年1月14日,找不着苟丽的李梅、张涛等十多人,一起走进了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办公室。

不久,苟丽在江苏的一个出租屋被抓获。身陷囹圄的她却一个劲的声称,自己之所以会骗钱,全是丈夫刘金造成的。

苟丽说,刘金经常对她非打即骂,而且在外债台高筑,逼她帮忙偿还债务。还欠款,还赌债,支付家里日常开支,苟丽说,那个时候她应付这些七七八八的开支,一年下来都会花出去一两百万。

渐渐地,苟丽说她那“庞大”的家底也开始支撑不起了。于是,她开始在外借高利贷。她声称自己在昆明开有超市,在上海开有海洋馆,还在重庆做土石方工程。

苟丽说,可惜她所做的那些生意都不景气,每个月的开支依然很大,高利贷又利滚利的在翻倍,最后自己实在无力偿还,结果就锒铛入狱了。

然而,对于苟丽这一番天花乱坠的说辞,丈夫刘金当即指出,纯粹是一派胡言。刘金说,他承认和妻子苟丽常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但是,他从来没让苟丽帮他偿还过任何债务,相反,2015年时,他还帮苟丽偿还了10万元的欠款。

别墅、门市都是假的

1400万被挥霍殆尽

一个拥有价值几百万别墅的女人,怎么还要丈夫为自己偿还10万元欠款?既然刘金说苟丽并没有帮他偿还巨额债务,那么苟丽所谓的万贯家财以及乡亲朋友们交给她的上千万资金都去了哪里呢?

苟丽被捕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的办案民警通过调查发现,自打2015年开始,这个所谓的富婆,银行账户上就空空如也,基本上没有任何流水了。

“凤凰城售房部的人员表示从未给苟丽销售过房子,也没听说过苟丽这个名字。苟丽所说的房产和投资的门市,都是子虚乌有的。”办案民警发现,这个平时说自己拥有多少门面,多少房产,多少公司股份的女人,其实一无所有。

最后,苟丽的财富假象被一一揭穿。她声称江苏那套别墅、大润发上面那套房子、巴中城区两套房子都是租的,她承认自己营造的这一番财富假象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赚取别人的信任,然后以投资工程、房地产之名,并许以高额利息,进行集资诈骗。

“此案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受害群体高达50多人。”办案民警介绍,苟丽诈骗来的这1400多万大部分已经被她挥霍殆尽。

推荐视频

关于本网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